燃灯寺公墓提前预约备案购墓享优惠
咨询服务热线
028-84736787
15982412095(微信同号)

八字里面的组合千变万化

发表时间:2022-05-04 09:08

原文:更着阳刃用财,格所不喜,然财根深而用伤食,以转刃生财,虽不解读:如果阳刃格没有官杀,只有财星可用,这是用刃格所不喜的,为什么呢?因为既然月令是阳刃,那么财屋在月令就一定处于死绝之地,这样财星就处于受比勃克制的状态,也就不是一种很好的组合,正如与羊的组合。这种组合子格周命光朝【上】(按:甲水宜通根,喜土培、水润)断就栋梁金得用,化成灰炭火为灾。(:所谓“梁栋材,求斧金为友",也有谓“虎马犬乡,甲来笑灭”、“南木飞灰而脱体”)盘然块物无机事,一任春秋自往来。(按:(满)书“地润天和,植立千古”即此也。)乙木根茨种得深,只宜阳地不宜阴。(按:东南为阳,西北为阴,乙木生午禄卯旺寅,病子死亥绝西故)漂浮最怕多逢水,刻断何当苦用金。(按:前半句与“虚湿之地,骑马亦忧”有异曲同工之妙,后半句乃是“阳。金利刃限制多”、“甲乙遇金强,魂归西兑”)南去火炎灾不浅,西行土重祸犹侵。(按:只是“南去”而不至于“火炎”的话,还没什么,可是火太重的话,则是“阴木运到巳言,多被買风吹折;到离位,烟灭冰”、南木飞灰而脱体”:至于“西行土重”则是财觉杀而政身矣)部栋梁不是连根木,辨别工夫好用心。(按:“栋梁”者,甲木也,虽说“不是连根木”,但毕竟也有“藤萝系甲,可春可秋”之喜)丙火明明一太阳,原从正大立網常。洪光不独千里,巨焰能追八荒,(按:《滴)书有“丙火蓝烈,欺霜侮雪”之说)出世肯为浮木子,传生不作湿泥娘。(技:乙木“怀丁拖丙”的时候则可“跨风乘”,“不作湿泥娘”者,湿土海其光也,所(滴》书也说“土众成慈”)江湖死水安能克,惟怕成林木作殃。光是照射不进森里的)(按:(》/说“水猖显节”,《醉醒子》云“太阳火恩林木为仇”,太阳丁火其形一烛灯,太阳相见夺光明。(按:所博“丁媒暗丙”,遇丙夺其光则丁火不明也)得时能化千斤铁,失令难烙一寸金。木则终其光秋冬丁火尤爱甲木故)(技:因其“内性昭融”,所以“火长夏天金选选,富有千钟”:但“火无虽少干柴尤可引,纵多湿木不能生。可叶不艺态,有时可指乙木。所以“如有母其间衰旺当分晓,旺比一炉衰一菜。戊土城墙堤岸同,振江河海要根重。必须有根才有堤岸之功)(技:(滴)书“戊土固重,既中且正”,这里将戊土比作城墙、堤岸,但柱中带合形还壮,日下乘虚势必剧,于格命光【上】《演》书“君在坤,冲宜静(按:“带合”者,见要水也,“形还壮”者,有文明之象。后半句,则是力不胜金漏,功成安用木疏透。甲为忌)(按:戊土不得时而党众少时不喜金多盗汁,巳午月戊土是为“功成”,见平生最爱东南储,身旺东南健失中。己土田园属四维,坤深为万物之基。(按:“坤深",即土厚之意)水金旺处身还弱,火土功成局最奇。(按:金多则土虚,水盛则土唐,“土反被水相欺”是也)失令岂能埋载,得时方可用磁基漫夸印旺兼多合,不遇刑冲不宜。(按:“印旺”即火盛,“多合”即甲木多,木火太多则是“之剥之为奇”).庚金顽钝性偶刚。火制功成怕火乡。夏产东南过吸炼。秋生西北亦光芒,(按:“火制成功”指秋庚,已经过夏火的炼。喜水不喜火)水深反见饱相克,木旺能令我自伤。(按:前半句指金水众则沉,后半句指“春不容金”,木能使金缺)戊已干支重遇土,不逢冲破即埋藏,(按:“阳金最爱土包藏型,但不宜“埋威”,土重逢冲则松,金得以出现)辛金珠玉性虚灵,最爱阳和步水溃。(按:阳和,指閃火暖之,方水清,指己土与壬水不并见,各得其用)成就不劳炎火煅,资扶偏爱湿泥生。(按:成就,指的是申西月;湿泥,即是已土)木多火旺宜西北,水冷金寒要丙丁。坐禄通根身旺地,何愁厚土没其形。壬水汪洋井百川,漫流天下总无边,(按:《滴》书也有“通根透癸,冲天奔地”之说)干支多聚成漂荡,火土重逢膜本源。(按:水众得土,不至漂荡也,土必要火为源)养性结胎须未午,长生归禄属坤干。(按:坤即是申,千即是)身强原自无财禄,西北行程厄少年。(按:壬水冬生无火土,运走西之则是太过)癸水应非雨露么,根道真子即江河,柱无坤坎身还剥,局有财官不尚多,(按:坤坎,即是中子。癸水有气则不畏财官)申子辰全成上格,午寅戌各要中和,(按:得成“润下”之格,成而无破方为“上格”。支成火局,要么化火、子鹅合法咒朝【上】生巳月,已中有戊土宜星,哪里还是什么刑合格呢?学人注,“合格*也是子平命法中“钩发向从中的“向实习二的联格方法与“冲格”、飞天禄马”等格同,但月令有可取以为用的十神,必另寻他格也。原文:要生冬月,西日亥时,透戊坐戌,不以为月勒建禄,用官通根,而以为之格,填实不利:解读:要水日元生于子月,日支为西,时支为亥,天干透戊土官,并有土为根,这是限常见的建禄用官格。然而有些人却将此视为拱皮格(意即日支西与时支亥之间,虚着一个无形的皮字,这皮是官星,所以叫拱官格),并识此格于大运再见成土就是填实了官星,便是破格。这些人放着明显的官星不用,而去找那些看不见的官星,不是故弄玄虚吗?学人注:“从无取有”的条件之一就是“无”,如果命中既有,就不用“取”了,今人不明其原理,一律套而用之,实为误人误己。原文:辛日坐丑,寅年,亥月,卯时,不以为正财之格,而以为填实拱贵;解读:辛丑日柱,寅年亥月卯时,财星当令,是正宗的财格,可是有的人却不作财格看,而把它当作填实拱费格看,认为丑字与卯字之间,暗夹了寅字,而者宾字是日元辛金的太乙贵人,所以叫夹贵格月令有财不用,干吗要费力去夹去拱那些虚官假贵呢?多人生之意与前文同,有明财可用,则不需“与拱”、“暗夹”了。但沈莉琴所的“辛日坐丑,寅年,亥月,熨时”,月令伤官,但有寅亥合,是化伍为财面成格。原文:乙违寅月,时遇丙子,不以为木火通明,而以为格成鼠贵,解读:乙木日元生于寅月,时柱是丙子,着本来就是食神吐秀格或木火通明为什么还要采用略合的办法去找那子虚乌有的官星呢?格,有的人部不作如是论,而将其论作大乙鼠责格,明明有丙火食神可以作用,学人注:六乙责格”,也是月令无可用之物,他柱亦无财官可取,那么就用时支子暗合中金盲星为用,但寅月乙木,寅中丙火伤官透干,伤官泄秀而木火透明,丙火即是月神一伤官即是格局,则不用取暗合之官了,原文:如此谬论,百无一是,此皆由不知命理,玉为评断。格所导致的。后学者们在看命书时,千万要多留份心哦。解读:上述这整论啊,全都是错的,都是因为不知子平命理面胡乱取用定一学人注:话虽如此,但读者千万不要以为外格是没有用的,(渊海子平》、(三备通会》等书里,讲外格的篇幅也不少,外格在实际预测当中虽然能遇见的并不多、租并不等于没有,都人准各在本书的中、下二集里详细论述。十四、论星无关格局原文:八字格周,专以月令配四柱,至于屋辰好歹,既不能为生克之用,用,即七系伤官,何调凶神乎?是以格局既成,即使满盘孤展入煞,何损其贵?又何以操成败之权1祝于局有碍,即财官美物,尚不能济,何论吉星?于局有-79.子甲络用命用【上1格局既碳,即使满盘天德贵人,何以为功?今人不知轻重,见是吉屋,这致抛却用神,不管四柱,蜜论费贱,谬谈祸,甚可笑也。解读:沈氏说,八字的格局,专以月令为用神而配合其余干支,至于星辰(即各种吉凶神煞),它们既不能论生克制化,又能左右格局的成败高低呢?何况只要是对格局有害的字即使是正财正官这样的好东西,尚且不能以吉论,更何况是那些神煞呢?只要是对格局有益的东西,即使是七桑伤,也不以四论。所以啊,只要格正局清,即便是满盘的孤辰四煞,也不能损害格局的贵气,若是格轻孰重。一见吉星。便不顾用神格局,妄许人富贵:一见是四厅,便乱斯人突祸。局破了,即便是满盘的天德贵人,又有什么用呢?现在的人不知道格局与神然孰这是很可笑的事情啊。沈氏在这里批评了那些以神然推人吉四祸福的人,主要目的是要后学者重视用神格局,而不是那些千奇百怪的吉四神煞。在这一点上,现代流行命理似乎已经走过了头,神煞像被废慧的空妃已打入了冷言。然而,沈氏只说星展与格局无关,并没有说星辰与算命无关!笔者认为,格局是论命的主干,神然是论命的枝叶。要论一个人的富贵贫贱、吉凶祸福,当看其命格的成败高低与神毫无关系。但是八字不仅仅只反映一个人的富贵贫、吉凶裤福,还反映了许多与之相关的种种信息,比如形像特征、个性特征、事件特征、事情类型等,这些信息常可以通过神然反映出来。所以,神然有其独特的作用,不可轻度。一般的江命师,包括育人命师,几乎都使用神然辅助断命,效果还是不错的。学过八卦六爻的人都知道,《黄金策》云“吉四神光多端,何如生克制化之一理!“意即断卦要以五行生克为主,各种神然不能决定事情的成败得失。但是八卦经典(隐》里面不是有很多神吗?都没用吗?每个共师都使用的青龙、白虎、朱、玄武不也是神煞吗?虽然青龙、白虎等神然不能决定事情的成败。但可以用来辅助推断事物的类型或形象刷,这不是所有师都承认的事实吗?八字中的神然,也有看类似青龙、白虎的作用。学人注:黄先生一句“沈氏只说星展与格局无关,并没有说星辰与算命无关”,说得好!我们算命,无论是用什么方法,不外乎是为了取象斯事之用,而取象的方法有很多种,格局十神是一种,神(即沈前聚所说的“星辰”)也是一种,看命的角度不同。取象的方法不同,当然不能混滑用之,格局与神然、可以说是命理学中的红花与绿叶。运用神煞斯命所要注意的:11.查法要正确,选用年干时,不可用月干或日干代之:该用日干时,不可以年干,月干代之等,其所对照的宫位也不可以错误,2.神的性质必须了解。每一个神然和人一样,都有其独特的性格,也有其专司的职责,有的专司黄富贵贱,有的专司婚姻子女,有的专司疾病灾枫等。必须分清其性质,不可以含翻湿滑,沈前辈在文中说:“至于星辰好夕,底不能为生克之用”·人认为不一定,比如古歌有云:·上宫亡总刑冲,男女逢之一例,宝月修真非一度,朱再读必重逢”,其中的“刑冲”就是“生克”的特殊方式,“是以格局既成,即使满盘展入,何损其贵”,没锁,是不能损其贵。但并不等于命主富贵之中婚姻也顺利美满、妻贤子销。“格局既碱,即使满盘天德贵人,何以为功”、没错,但并不等于这个命主各个方面都那么精糕,并不等于命主一生中没有责人相助、原文:况书中所云禄贵,往正官西言,不是禄费人,如正财得伤费子平格周合法无【上】此难,黄先生的解说,不靠语,一食辛一比己亥日己卯比己已月令是灰水,本系财格,因亥卯来三合,化财格为杀格,这是由有情变得无情的组合。好在年干有辛金食神居高临下制住众杀,正所谓“一夫当关,万夫真过”也、八字又组成了杀邀食制的美格。故命主温柔优雅,善于吹箫/深得明奇定爱,被封为贤妃。这是八字又由无情变成了有情的组合。学人注:黄先生对这个八字的解释,郑人觉得不确,理由有二:1.黄先生怎略了时柱在整个八字中所起到的重要作用,单以年月日的组合而论:?.此并不是“谢食制的美格”,年干的辛金在原局是制不到七杀的。亥月己土成木局,确实是化财为录的结构,但七杀没透,由于组合的关系,辛金根本制不到杀,再说了,辛金是没有根源的,也起不到“一夫当关,万夫莫过”的作用。其实此造之所以能成为宠纪,时柱是起到关键性作用的。当然地支的三合局也是重要原因之一:三卯未三合局,是将己土的根源也向夫星卯木凝聚,这个卯木就是皇帝(中神、星),时支已火正印作为己生的生源,书云“登明足艳,太乙多涯”,这个八字中的已与亥成了命主能够讨得皇帝宠幸的“资本”原文:凡八字排定,必有一种议论,一种作用,一种弃取,随地换形,难以虚拟,学命者其可忽诸?解读:每一个命造,都是八字的一种组合方式,将其按类分格则必有一种理论。格局是否成立,用神是否可用,当取当弃,必须根据每一个具体的命式作具体分析,技人字的结构取用定格,不可随意取含,要能傲到取用准确,定格无误,就需要我们每一个命理学者熟悉取用定格的基本规则,多看实例,多想问题,要将命学当作一门高深的学间和技术来钻研,不可儿戏。学人注一沈前辈在此节中,毫不保留地将子平命学的真诀透露在文字之中,只可情后人弃文不顾而以徐乐吾氏的谬论为宗,错解文义,反以为确,不知道沈前辈在九泉之下有何够想!十三、论时说拘泥格局原文:八字用神专凭月令,月无用神,始寻格局。月令,本也;外格,米也。今人不知轻重,拘泥格局,执假失真。解读:八字的用神,专在月令上寻求,只有在月令没有用神时,才于别的干立寻用神成格,注意哦,这说的格局仪指外格!月令用神,是本家自有的。如树之根本,所以叫内格;月令之外的用神是向外面借取的,如柯之叶,所以字的总缆绳,拿枝叶当极本,叫务格,现在的人啊,不知道本末轻重,内外真假,不紧紧抓住月令提纲这个八之外导取格局,这种拘泥格局的做法是不对的。,拿假的当真的,不管月令有无用神,总喜欢在月令学人注:本节,沈前辈一针见血地指出当时命学界对正格外格理解错误雨导致的错谬情况,“月无用神,始寻格局”指的是月令之物不能用的时候,才看有无外格可合,这才是子平命法的根本大道。稿【上1甲!敏生甲之月,时上炭申,不以为明杀有制,而以为专食之格,解读:因此,虎土日元生于甲月,时柱为庚中,这本是明的杀食制格,但有些人都它当专食格看,认为碰到甲木就是减福。格格推详,以杀为重,怎么能置杀不论呢?为先,甚至先于月令格局。而“货之格”的是虎的度中时,在月令格局无学人:市步》:“有承先论杀,无杀方论用”,古人论命,以杀用的时候,取此为格,所谓的“逢甲减福”指的是岁适,而不是原局。原文,丙生子月,时已禄,不以为正官之格,白禄帮身,而以为日禄归时,逢官破局;解读:丙火生于子月,时支为已,这本是正常不过的正言格,可有些人硬要说这是日禄归时格,认为碰到官星便是碱格。子水官星当令,又怎能视而不见另取他格呢?学人注:《喜总篇》云:“日禄白时无言星,号日青云得路,“古人说得明明白白,是柱中没有官星的时候(其实是没有财言),时支为日元的禄地。这样才能取此为格。因为柱中无官,则以日元之禄合官星为我所用,若局中已有明官,无须暗合,所以不取此格,丙日的已时必是癸巳,时上本有白星,何况生于子月?原文:辛日透丙,时遇戊子,不以为日并言印,而以为朝阳之格,因丙无成;解读:辛金的日元,天干见有丙火言呈进出。时柱为戊子.这本是言印格。但是有的人却不作官印格看,而将其视作朝阳格,见了官星则作破格论。真是有点可笑啊,学人注:(继善篇)云:“阴者朝阳,切上丙丁离位。“《古歌》云:“辛日生时逢戊子v戊来动丙作辛官、天阴金合朝阳格,富贵基是不难;子宫只宜得一位,若连丑位横还,丙丁已午俱无迹,三向西方利不凡。“古人也说得很明白,六阴朝阳格成格的条件之一就是柱中没有盲录,若有言杀则不取此格。原文:财逢时录,不以为生杀攻身,而以为时上偏官:解读:财格到时干透七承,为财生以赶身的最格八字,西有的人却以为是时上偏官格。《喜忌篇)里说:“青乃时七杀,见之未必为,月制干强七杀反为权印。“意实时干为七不一定就,只要月十有食神制之(徐乐吾解释干强即是身强,有造本义,因为除了食伤,就不会说“月制”二字),则格成食神制杀,反能执掌权印。当月令为财,时柱为时,就是财格逢录西破格,不能作时上偏官格看,时上偏官必须要有制化才能成格。学人注:时上偏官,又名“时上一位贵”,时上一位七杀得制方为贵,则必定伤身,此节,黄先生解说为是。原文:生已月,时通甲寅,不以为暗官受被,而以为刑合成格:就了格,可是有的人还把它视作合格,《峰通考别合格》明明规定:“解读:水日元生于月,时柱为甲,已中的土暗育教育木刑碱,即是合格者,取亥、吴师、受百三日,见甲真时,原柱无言录,方可用、“面II子平格局合法元例【上】水,使丁火食神能够制杀成格,这戊土就是八字得以成格的相神。学人注:沈前辈所举诸例,只是概而言之,不能生搬硬套。比如“使用子财的,沈前以见甲杀而病(逢财忌杀而有杀),己土合之而成格,将己土列为“.但这个还是要看具体组合的,如果是甲木泄了子财,己土合之的话,确如沈所言,但如果是己土劫财夺财为病的情况呢?这时得甲木合之,亦可存财成格,那么这个时候的甲木才是真正的“相神"了,原文:生亥月,透两为财,财逢月劫,而卯未来会,则化水为木而转劫以生财者,全0于卯未之相,庚生申月,透癸气,不通月令而金气不基灵,子辰会局,则化金为水而成金水相涵者,全赖于子辰之相。如此之类,皆相神之紧要也。解读:水生于亥月,透出丙火财星,则会遗到月令比劫之克而破格,但若地支有卯未二字,则亥卯未三合木局,将亥水比劫化成了食伤转而生财,构成了食伤生财格。使财格得以成立的关键因素,就是卯未二字,因此这卯未(其实是卯字)二字就是相神。庚金日元生于中月,透出买水漂气吐秀,但若这买水不通月令则不太灵秀,只有地支中子辰会水局,将中金比劫化为食伤,格成全水相涵,这子辰二字便是八字赖以成格的相神。类似这样的情况,都可以看出相神的重要性之所在,读完这一段文字,就可以知道相神虽然只是沈氏一人所讲,但相神井不是可有可无的古怪玩意儿,而是八字以成格的不可或缺的关键东西,其重要性群过用神!是啊,任何一种组织,都是围绕着某种利益而建立的,并且还要有承担主要责任的组织者,如果我们将格局看成是八字形成的某种组织,那么这个组织就是围绕用神而建立的,而格局的主要织织者就是相神,因此,沈氏才说:“伤用甚于伤身,伤相基于伤用。”相神既然是格局的主要组织者,那么,离开了格局,相神则显得不再重要。因为现代流行命理都是不重格局的,所以也就不提这相神二字,可是,《澜海子平)也好,《三命通汇》也好,《神峰通考)或《子平真诠》也好,这些书中所占篇顿最多的内容是什么呢?就是格局!古人无不以格局定富贵,推成败,论生死,看心性,舍格局则无从论命,(四言独步》云:“月为提纲,论格推详”:《五言独步》云:“格中如去病,财禄喜相随”;(捷千里马》云:“入格以贵而推,不入格以贫而断”;《宝法》云:“凡看子平之数,取格不定,十有九差”。只有知道了格局的重要性,才会知道相神的重要性。学人注:黄先生解说得很对!不过在沈氏之前,虽然没有谁具体提出“相神”等指的是格局用神,而“看财”,“看印”、“看官”等就是指“相神”,在本书前文也有《论用神成政应》一节,这个“救应”主要指的就是这里的“相原文:相神无破,贵格已成:相神相伤,立败其格。如甲用酉官,透丁逢印,制伤以护官夹,而又逢皮,癸合皮而不制丁,癸水之相伤臭:丁用百财,皆有情而化无情,有用山成无用之格也。透癸己,食制杀以生财矣,而又透甲,己合甲面不制癸,已土之相伤臭。是-75子学格命法元【上解读:只要相神无伤面有力,必然就是好格;相神无力或受伤,则格局必破。比如甲木日元生于百月,用神是官是,透出丁火伤官要破格。癸水透出制丁火四为教格:但着是再透出戊土合住要水,则水不制丁火,相神受了伤,故仍以碱格论:工火日元生于西月,用神是财,透癸水七杀则破格,逢己土食神避出制癸水,这己土就是相神,为数格之字,但若是再遇甲木透出合住己土,则己土相神不能制受水,即以破格论:这些都是先有情然后又变得无情,先有用神然后又变得没有用神的碱格八字。学人注:前文都人也普说过,相神就是辅性用神成格的十神,有时也是优化用神的十神,当相神遭到破坏时,用神就很有可能难以成格,难以为我所用,那么该用神、相神所代表的人事物就会有缺陷。其至会有灾难。相神被破坏的八字,大多都是“浊”命,“满盘浊气令人苦”是也.例如下面两个女命:一己丑百寅日甲再丑一合,官多为杀。逢杀看印,有癸水印星为相神本可成格,孰知己土将癸水一克,便破了杀印格。幸好时干还有丁火伤官可以制杀成格,虽然丁火不能直接制杀,又有己土泄伤生杀,但还可以勉强成格,只是格局不高而已。乙亥大运,亥卯合而乙木直克己土,释放水,克夺丁大、形成了制化两立的格局面。如此则七杀处于无制的危险状态,卯木因合而动冲西金,触官杀便来攻身·命主于该年壬辰月(壬水以两个亥水为根合火)遭歹先奸后杀,弃尸道旁。这就是先有情,然后又变得无情的命格组合。学人注:其实这个八字并不是慢难看,但黄先生的鲜说却是越说越令人不明白,不但没有把命主四死的真正原因点出,而且连“年”的汽年都没写出来,直接分析了流月,这种不严谨的学态度是不可取的。根据黄先生揭供的八字反查万年历,命主应该出生于1949年农历七月廿九日卯时:坤一丑矣卯西六周岁欠三十天起运·每乙庚年农历六月交脱甲成这个命例应该是黄先生从某命理数据里转载的。逢官看财,己丑财星通过西丑半合的关系生官,但丁伤透干,喜癸印出干制丁护官,可是已奕丙透,财印相码、相境,这是格之败笔。月时天克地冲,表示此命非求宜、求印之命,而年日天合地合(地支丑寅暗合),说明此命是求“财”的。虽是宜格,但官星不能为我所用,虽有印,但印亦不为我所用,那么只有用财。时上了丁火伤言是用于生严重的损害:亥与寅合,使寅不能暗合丑财,使我欲用于取财之手段受到牵制而财的手段。乙亥运,乙木乃从刃中所出,克夺己土财星,使我所欲取之财遭到不能得财:已土被克而不能制水,吴水冲克丁火,使财斯其源,可知此运为四。在乙亥运里,有“壬展月”的流年,只有“两午”与“辛亥”,据理分析,当是辛亥,亥水伏吟,引发亥合寅的信息,中串官进干生制丁,体用皆伤,故有子平格局法光例【上】为她这个官星也处于可去可用的状态,不怕伤官见官”,那么当官星“可用”的时候会不会怕见伤官呢?庚金从日支已中透出与日主相合,明显这个盲呈就是命主的丈夫,巳中丙火伤官同透,克伤庚金,这是明显的克夫信息啊!再说日型亡神,与月支寅木劫煞刑穿,古书云“上宫亡劫忌刑冲,男女逢之一例凶”,婚姻方面肯定不如意,大多会出问题的,可是此造并没有出现婚姻方面的问题,至少没出什么大问题,这是为什么呢?都人不解,疑其时辰有误,但无更多回馈的信息,无法定出正确的时辰。4原文:食神虽逢正印,亦谓夺食,而夏木火盛,轻用之亦秀而贵,与木火伤官喜见水同论,调候之谓也。此类甚多,不能悉述,在学者引伸触类,神而明之而已,解读:食神格不仅碰到偏印才叫夺食,就是遇到正印也会夺食的,但若木日元生于巳午月,火力很大,稍微用一点印星不仅不会夺食,还会使人秀而且贵与木火伤言喜见水网论,这也是调候嘛。像这一类的格局比较多,不能一―表述。学习命理的人要根据这些原理去举一反三,触类旁通,不断领佰其中的道理才行。笔者在前面以实例论述过金水伤官不一定再见官星、不一定要火调候的道理,在本章结束之前,我们再看看木火伤言是否要水调候。某男命:食印食丙午这正是夏木火盛的八字,有一点水调,按沈氏说是“轻用之亦秀而贵”在格局的成败高低上,可是命主却是个盲限乞丐!既不秀,也不贵,想做平常人都不够格。问题在哪呢?不能构成伤官生财格癸水印屋虚浮无根,不能构成伤官配印格。命局无财,也命吗?命书*丙火整干癸水,双目腺煊”,不就是针对这样的八字说的吗?从儿有印,也不能构成从儿格。什么格都不成立,还有好如果没有那伞虚浮的受水印星,命主起码不会陪眼。如果印星有根,能够成伤官配印格,那么结果就会不一样啦。请看:礼部尚书钱邦盘:庚申壬午2)北大教授刘师培:甲申庚午乙已丁亥:乙亥壬午:陆军总长昊光新:王午丙午甲申甲子:号10司法总长徐柔手丙午甲午甲成:这四个八字因为印星有根,构成了漂亮的伤官配印格,所以个个文章锦绣,名成利就。根显,这几个八字的印星都是既有根,又有官杀相生的。不是“轻起了相神的重要职责。几个八字相比而言,只有刘师培的页水印星力量最轻,用”而是“重用”,所起到的作用绝非仅仅是调候,而是有力地制约了伤官,也正因为这一点,他的贵气也相对最小,没有什么实权。可见,既然用了印星,就要重用,而不可轻用啊。降低格局。则只会给命主带来不幸,当调候之字为成格之相神时,则不惜重用。轻用则只会还是那句话:调候并不是很重要的,重要的是格局。如果调候之字无宜格局,学人注:沈前辈在文中所说的“轻用之”中的“轻”未必就是黄先生所理解的“弱”,因为沈前辈不可能不懂得五行反克的道理。沈前辈已经在“轻用之”之前,先说明了条件,那就是“夏木火盛”,既然是“火盛”了,一点无根之水于甲鹅命适【】是起不到什么作用的,那人理解沈前所说的“轻”,在这里指的是“轻巧”“巧妙”,用制的就制,该用合的就合。黄先生举的那个盲丐之命,确如其所解,钱尚书命,贵在印合食神:吴总长命贵在水火既济:徐谦命贵在一库得用、甲木得润。十二、论相神要爪原文:月令既得用神,则别位亦必有相,若君之有相,辅者是也。如育财生,言为用,财为相;财旺生官,则财为用,官为相;杀逢食制,则杀为用,食为相,然此乃一定之法,非通变之妙。要而言之,凡全局之格,赖此一字而成者,均谓之相也。解读:既然从月令确定了用神,那么在别的位置就必然还有相神,正如皇帝有辅佐他的率相一样。比如月令是官星,逢财来生,则官为用神,财为相神;当杀是用神,食神是相神。当然,这些都是死法,不适应变化了的格局,要说什么月令是财,有官可生时,则财为用神,官为相神;月令是七杀,谢食神宋制,则是相神呢,简单点说,就是整个命局全靠某字以《个字就是相神。关于相神这独家学书籍上是找不到的。一般的命书均与喜神湿谈。比就在注释相神时说:“相神又名喜神”,但是细读《子平真)中有关相神与喜神的章节,就很容易发现徐老师博对相神的注解是错误氏在《子平真诠·论行运)一章里指出:生官而身轻,而运助身…意口正官(用神)格,以印绶(相神)制伤官(忌“何为喜?命中所喜之神,如官用印以制伤,而运助印:财神)救格,而大运碰到生助印星的官杀,此官杀印是喜神:财格生官,财为用神,官为相神,但是日元无根,岁运碰到印比助身,这印比就是喜神(请参阅笔者《论神,喜神是喜神,仁者并非一物。喜神)一文)。看,用神、相神与喜神不是一样一样都分得很清楚吗?相神是相学人注x相神”一词,的确是沈前辈首先提出的“新名词”,那人还给它起了个别名,可广铺神”一辅性格局用神的十神,比如官格,一般相神非财即印,因财可生官,印可护言,若财印皆无,乃作孤官无辅论,这个“孤官无辅”就是没有相神相助的官格。

分享到:
首页       关于我们       陵园介绍       新闻报道       风水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