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灯寺公墓提前预约备案购墓享优惠
咨询服务热线
028-84736787
15982412095(微信同号)

李白《南陵别儿童入京》| 仰天大笑出门去

发表时间:2021-03-05 21:01

李白《南陵别儿童入京》

白酒新熟山中归,黄鸡啄黍秋正肥。

呼童烹鸡酌白酒,儿女嬉笑牵人衣。

高歌取醉欲自慰,起舞落日争光辉。

游说万乘苦不早,著鞭跨马涉远道。

会稽愚妇轻买臣,余亦辞家西入秦。

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

你好,欢迎来到《熊逸·唐诗50讲》。

这个专题应该有一个欢快的收场,所以最后一个单元,我们的主题是“快意”,谈谈高兴的诗和高兴的事。

其实,高兴的情绪里不大适合写诗。清朝人赵翼有一句名言:“国家不幸诗家幸,赋到沧桑句便工。”(《题元遗山集》)意思是说,越是国破家亡,越是哭天抢地,越能够催生出感人的诗句。

这倒不难理解,你可以想想自己的经历,苦闷的时候才最有倾诉欲,而在高兴的时候,只想去呼朋唤友,花天酒地。

而站在读者或倾听者的一边,听别人诉苦才最容易激发同情,最容易勾起自己心底的陈年旧事,还会暗自庆幸倒霉的人不是自己;如果听别人讲得意的事情,最容易被唤醒的反而是嫉妒心。

唐朝诗人孟郊好容易考中了科举,写诗说“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登科后》),给我们留下了“春风得意”这个成语。但那些落榜的考生读到这样的诗句,大概巴不得看到孟郊从马背上跌下来摔死吧?

那么,在你自己升职加薪的时候,你是怎么向同事们表达喜悦之情的呢?世俗的生活哲学一般都会叮嘱我们:“低调,再低调些!”

往往只有纯真的、孩子气的人才会无所顾忌,高兴了就痛饮狂歌,发愁了就拔剑四顾,无论什么情绪,来得都那样直截了当、汹涌澎湃。这方面最典型的诗人,当然就是李白。

这一讲,我们要谈的是李白的名作《南陵别儿童入京》,看看李白得意忘形的样子。

1. 前台的儿童和后台的妻子

诗题目叫作《南陵别儿童入京》。人在南陵,家在南陵,孩子当然也在南陵。李白大概得到了皇帝的邀请,或者其他什么类似的好消息,就要离家去长安了。“入京”就是到京城长安去。“别儿童”,就是临走的时候和孩子告别。我们马上会生出一个疑问:为什么不和妻子告别呢?

妻子当然也在家里,但李白偏偏视而不见,其中的原委,在诗歌正文里边给出了清晰的线索。我们来看全诗:

白酒新熟山中归,黄鸡啄黍秋正肥。

呼童烹鸡酌白酒,儿女嬉笑牵人衣。

高歌取醉欲自慰,起舞落日争光辉。

游说万乘苦不早,著鞭跨马涉远道。

会稽愚妇轻买臣,余亦辞家西入秦。

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

读音标注:游说(shuì)万乘(shèng)苦不早,著(zhuó)鞭跨马涉远道;会(kuài)稽愚妇轻买臣。

诗的一开篇就是喜洋洋的丰收场面:白酒刚刚酿好,鸡也长得正肥,李白安排僮仆“烹鸡酌白酒”,准备好好吃喝一顿,小儿女活蹦乱跳地牵着他的衣服玩耍。酒是自家酿的,鸡是自家养的,自给自足,其乐融融。

细心的人在这里会发现一个问题:李白难道会酿白酒吗?这可是高难度的技术活儿,远不是普通家庭能胜任的。

我们知道李白既爱喝酒,酒量也很惊人,“会须一饮三百杯”,但如果以这种酒量喝白酒,恐怕早就死于酒精中毒了。

问题就出在古今词义的差异上。唐朝人所谓白酒,并不是今天意义上的白酒,而是指米酒当中的浊酒,或者泛指美酒。酿造米酒是件很简单的事情,家家都可以办到。

米酒分为浊酒和清酒两种,浊酒是短平快的典范,工艺简单,成熟很快,酒精度很低,看上去有一点浑浊;清酒的工艺相对复杂一些,酒精度也略高一些,看上去比较清澈。今天如果你想体验一下唐朝人喝酒的感觉,可以试试日本的清酒,但浊酒就很难喝到了。

唐朝人酿造米酒,主要就是酿造浊酒。今天我们说的白酒,是用特殊的蒸馏技术提高了酒精度。唐朝到底有没有这种蒸馏技术,这还是史学界的一个争议话题。

但无论如何,唐朝人最主要的饮酒类型,无非就是米酒和葡萄酒两种。李白自家酿的所谓白酒,大概率上就是米酒当中的浊酒。

不仅浇愁需要借酒,喜事来临的时候同样需要有酒。“高歌取醉欲自慰,起舞落日争光辉。”高兴起来手舞足蹈,唱歌必须高歌,跳舞必须与落日争辉。之所以要与落日争辉,我们还可以读出一层隐含的意思,那就是时不我待,年纪已经不小,再不发光就来不及了。

这算不算过度解读呢?还真的不算,因为后文里边不断强化着这层意思。“游说万乘苦不早,著鞭跨马涉远道”,李白是以战国时代的纵横家自居的,觉得自己跻身仕途就像纵横家游说大国诸侯一样。

李白在少年时代确实学过纵横术,这在那个以科举取士的时代里真的有点别出心裁。原因倒也不难理解,李白随父亲从西域迁居到四川,而四川因为地理条件的限制,文化风气和主流社会很不一样,有一点山高皇帝远的味道。

纵横术深深塑造了李白的性格,也同样塑造了他的理想。如果以纵横家的眼光看世界的话,那么指点江山、建功立业就会显得格外迫切,所以游说诸侯的事情从来是赶早不赶晚的。

就在这个即将“著鞭跨马涉远道”的时刻,李白终于没忘记提一下自己的妻子:“会稽愚妇轻买臣,余亦辞家西入秦。”这里是以汉朝名臣朱买臣自比,把自己的妻子比作朱买臣的妻子。

2. 朱买臣离婚事件

朱买臣是会稽人,家里很穷,靠砍柴为生。但他偏偏爱读书,砍柴的时候也不忘读书,还会高声吟诵。妻子实在看不惯他这副又穷又酸的样子,离婚改嫁去了。当时的朱买臣已经四十多岁的年纪,眼见着不会有未来了。

但没想到几年之后,机会竟然降临在他这个早有准备的人身上:他不但做了高官,还做到了会稽太守,也就是家乡会稽的最高长官。会稽当地的各级官员为了迎接长官,征发百姓平整道路。

当志得意满的朱买臣随着浩浩荡荡的车队一路前行的时候,忽然在平整道路的百姓里边看到了前妻和前妻的后夫。朱买臣把这对夫妻带到太守官邸安顿下来,让他们衣食无缺。这应该能算厚道了,但是一个月之后,前妻上吊自杀。

故事本身并不复杂,但解读空间非常丰富。有人嫌朱买臣的妻子既无情无义,更有眼无珠;也有人觉得朱买臣发迹之后,在前妻面前夸耀富贵,实在小家子气。

天我们更容易从概率的角度来判断,说朱买臣的妻子根据大概率做判断,却遭遇了小概率事件,这并不能说明她做错了。

至于李白,他是真正站在朱买臣的立场上来看待这件事的,因为他自己的境遇正与当初的朱买臣高度相似:同样才华横溢,志向远大,同样熬到老大年纪也没有出路,同样被身边的女人看不起,又同样要走一趟“辞家西入秦”的旅程,也同样有一番远大前程在旅程的尽头等待自己。

无知妇女看不出自己的价值,这能怪谁呢,只能怪她自己愚蠢。于是,李白辞家的姿态是“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

当我们读到这一句的时候,有必要联系一下诗歌的标题:这话真的会像标题告诉我们的那样,是说给可爱的小儿女听的吗?不,这是说给那位没出场的妻子听的。伟大的李白,终于在自家女人面前扬眉吐气了!

你也许会对李白的家庭生活产生好奇,想知道这位夫人是个怎样的女人。这就很费考证了,因为李白的一生当中,先后和好几位女性有过或婚姻,或同居的关系。

这位“会稽愚妇”既可能是李白的第三任妻子刘氏,也可能是山东地区的一位不知姓名的同居女人,而刘氏也很可能不是正室夫人。

这都不重要,虽然史料给不出明确的线索,但诗歌总会从具体的语境当中抽离出来,让千百年后不同背景,不同经历的人感动于诗人的感动。

“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这两句诗让太多人产生过共鸣。尽管这些人未必真的有什么才华,就算有,怕也达不到李白的水准。但那又如何呢?千年之前的短暂的畅快依然能够荡漾起我们的笑容,开阔我们的胸怀,这已经很足够了。

今日得到

李白的《南陵别儿童入京》,虽然题目里只说“别儿童”,其实最要紧的是“别妻子”。在妻子那里受到的太多委屈,终于在这首诗里被洗涤一空。

仔细想想的话,虽然有点庸俗,格调不高,但是平凡人生里的平凡快乐,恐怕真的莫过于此了。

今日思考

你有没有过相似的情绪呢?先是在别人的轻视里无力反击,最后终于有机会扬眉吐气。

我相信很多人在这种时候都会故作淡定的,但心里一定高喊着:“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你是不是这样的呢?还是像李白一样真正地用言语和行动表达出来了呢?欢迎在留言区分享你的经历。


分享到:
首页       关于我们       陵园介绍       新闻报道       风水文化